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关于我们

你的位置: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 关于我们 > 《红楼梦》中的“经典之骂”有何玄机?

《红楼梦》中的“经典之骂”有何玄机?

发布日期:2021-09-15 10:56    点击次数:125

文/李大奎

名著《红楼梦》骂人的艺术可谓不拘一格,既有聪明之骂、高雅之骂、形象之骂、清醒之骂,也有无情之骂、狠极之骂、粗俗之骂、醉骂、毒骂等等。那,这些"经典之骂"有何玄机?不妨说道说道。

图片

一、薛宝钗的聪明之骂

薛宝钗一向以端庄稳重著称,待人又热情,很少骂人,是博得好人缘的。只在第30回,因贾宝玉无意间说她似杨贵妃"体丰怯热",又一直向林黛玉赔不是,便在醋意中有些不高兴,遂借看戏为由打击他:

"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

贾宝玉没想到这是宝姐姐在嘲笑他,还傻乎乎地解释:

"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

薛宝钗当即讽刺宝黛二人:"原来这叫做《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

宝黛二人顿时反应过来,一下羞红了脸。

这就是薛宝钗的"聪明之骂",既不露声色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又巧妙地奚落了贾宝玉这个贾府宠儿,还让林黛玉尴尬之极,显得十分难为情。

图片

二、林黛玉的高雅之骂

林黛玉骂人的艺术也很高雅,最有名的是以下3次:

一是戏骂贾探春。大观园第一次开诗社,贾探春很雅致地给自己取了一个"蕉下客"的名号,没想到引来林黛玉的取笑:"你们快牵了他去,炖了脯子吃酒。"

众芳一下懵住了,林黛玉就笑着解释:"古人昔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

红楼女儿方恍然大悟,纷纷大笑起来。

二是骂贾宝玉。贾宝玉有次见着了薛宝钗的雪肤玉臂,不觉看呆了,恰巧正赶上薛宝钗正取笑林黛玉弱不禁风,说她站在风口上不禁吹。林黛玉当即借题发挥,笑骂贾宝玉,借机回击薛宝钗:

"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只个呆雁。"

三是开刘姥姥的玩笑。贾惜春奉贾母之命,作画"大观园之景"送给刘姥姥。林黛玉即打趣刘姥姥是母蝗虫:

"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

这就是林黛玉的"高雅之骂",其实并不是对探春、宝玉、刘姥姥等人的不尊重,反倒是插科打诨式的生活情趣,洋溢出青葱岁月里自己对喜欢认可之人的一种笑谑与打闹。

图片

三、鸳鸯的形象之骂

鸳鸯是贾母身边最贴心的丫环,好色的贾赦想打她的主意,欲讨作小妾,便派邢夫人来游说鸳鸯,被拒后,又找鸳鸯的嫂嫂劝说。鸳鸯便骂她的嫂嫂是"专管九国贩骆驼的",还反讽道:

"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

你看,鸳鸯之骂多形象!立时将她嫂嫂不顾亲情,不惜将亲人推往火炕的贪婪形象犀利地刻画出来。

图片

四、探春的清醒之骂

因"绣春囊事件",王熙凤只好率王善保家的等一众婆子抄检大观园,查抄到贾探春居住的秋爽斋时,王善保家的特不知趣地埒了埒探春的衣裳,让原本很生气的探春当即大怒,不仅怒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耳光,还大骂道:

"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这明面上是打骂王善保家的,其实不过是贾探春借这个由头,对邢王夫人查抄大观园的行为感到特别的担忧罢了。

毕竟贾府"盛极而衰"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已经不起自家反复的内耗争斗了!

可见,有管家之才的贾探春很清醒,也很有远见。只可惜,作为闺阁女儿,她对贾府存在的严重问题已显衰落的迹象深感无能为力,唯有感伤与无奈而已。

图片

五、贾宝玉的悲情之骂

喜欢年轻女孩的贾宝玉,除了他有名的"死鱼眼晴论"外,在晴雯、芳官、四儿被撵之后,还在怡红院悲情地嘟嘟了一句:

"从此休提起,全当他们三个死了,不过如此。况且死了的也曾有过,也没有见我怎么样,此一理也。"

可见,贾宝玉虽说是安享尊荣的公子哥,面对大观园的众芳凋零,其实内心也很悲痛。只不过,在"三纲"为本的封建时代,贾宝玉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因母亲王夫人的反感,只得落荒而逃,根本保护不了。

仅有伤感而已。

这也体现出悲情的贾宝玉最终难以担当,他的多情其实是苍白无力的,也就为他后来离家出走回归青梗峰埋下了伏笔。

图片

六、平儿的狠极之骂

平儿的公公贾赦看中了石呆子的古扇,贾雨村为了巴结讨好贾赦,便以拖欠官银为由治了石呆子的罪,强行索得古扇献给了贾赦。贾赦便称贾雨村有本事,还将说了一句公道话的儿子贾琏毒打了一顿。

心疼贾琏的通房丫头平儿气不过,后来借机破口大骂贾雨村是"野杂种",表达出极度的反感与蔑视:

"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

可见平儿的"狠极之骂",其实藏着她对贾琏的情意,从中还看出平儿的温和善良,她对强权不公的现象是非常不满的。

由此而言,有正义感的平儿在高鹗续书中被贾琏扶为正室,并不意外,属情理之中的推测。

图片

七、王熙凤的粗俗之骂

手握贾府管家之权的王熙凤,其实并没有多少文化,从她粗俗之骂中便可看出。

如她骂贾蓉"放你娘的屁"、"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没良心的种子";骂赵姨娘"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的下作东西";还哭着两手直骂宁国府的当家奶奶尤氏:

"你发昏了?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不然他们给你嚼子衔上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去?你若告诉了我……!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也不怕你,也不听你。"

可见,王熙凤"凤辣子"之称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她这个"脂粉堆里的英雄"对人之狠毒因此可见一斑。

不过,这也为她悲剧性的人生命运植入了必然的诱因。毕竟,不讲公道人心,一味仗着一时手里大权在握,便对身边之人哪怕是主子序列照样狠毒无情地打击挖苦,甚而置人于死地。

这显然是跋扈嚣张的"泼妇"行为,不给自己引来祸端都难。后来贾府没落她也力诎失人心成为众矢之的,凄凉的结局也就不言而喻了。

图片

八、焦大醉骂

焦大是宁国府的老奴,他在第7回中因赖二派他夜间送蓉大奶奶的弟弟秦钟回家,心生不忿,当即说了很多气愤伤感的话,贾蓉便要小厮们捆他,拖去马圈。

焦大由此更为生气,便说出了宁国府最为龌龉的事来,这就是有名的"焦大醉骂":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这一番话,不仅让宁国府蒙羞,贾母看好的第一重孙媳妇秦可卿颜面尽失,不久抱病而亡;也让柳湘莲不愿迎娶失足的尤三姐,使得刚烈的尤三姐当场自刎身亡含恨而去。

由此,便有了《红楼梦》对乌烟瘴气的宁国府十分精辟地总结:"东府里除了那两对石狮子干净外,恐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了。"

图片

九、李嬷嬷的毒骂

李嬷嬷原来是贾宝玉小时候的奶妈,怡红院的首席丫环袭人又是她一手提拔的,便以此居功自傲,倚老卖老。

在20回中,她拄着拐杖去怡红院看望贾宝玉,见袭人没有理她,当即一顿毒骂:

"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媚子哄宝玉,哄得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还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

李嬷嬷这番话确实够狠毒的,自然也让宝玉和丫环们很不喜欢她。不过,李嬷嬷的毒骂却是事实,并没有虚构,藏着玄机呢:

贾宝玉的确爱厮混于内帷,还与袭人"偷试云雨情",有着不太光明正大的暖昧情愫。

袭人当姨娘的想法,最终却也没有当成,后来无奈只得嫁给了伶人琪官。她的姨娘之梦不过是镜花水月,如同朝露罢了。

综上所述:《红楼梦》这些经典之骂,不仅体现出诸多红楼人物典型的性格特点,抑或影射其悲凉的人生命运,还道出赫赫贾府历经三代过后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树倒猢狲散"之下,自然是落个"飞鸟各投林"的悲惨结局了!

图片

2021年8月19日

作者:李大奎,七0后,法学学士,贵州湄潭人,文学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