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竞博首页解决方案

你的位置: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 竞博首页解决方案 > A10 杜甫五律《夜宴左氏庄》读记

A10 杜甫五律《夜宴左氏庄》读记

发布日期:2021-09-05 00:26    点击次数:86

杜甫五律《夜宴左氏庄》读记

(小河西)

夜宴左氏庄

林风纤月落,衣露净琴张。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

此诗写作时间有不同的说法。各种说法都没有确切的依据。大致可以确定的有两点:一是在吴越游之后。二是还处在追求仕途期望建功立业的较年轻的时期。诗题中的“左氏庄”位置也不可考。

首联:林风纤月落,衣露静琴张。

林风:《岘山送萧员外之荆州》(唐-孟浩然):“涧竹生幽兴,林风入管弦。”《别辋川别业》(唐-王缙):“山月晓仍在,林风凉不绝。”

纤月:月牙。《古两头纤纤》(魏晋):“两头纤纤月初生。”《玩月诗》(南北朝-鲍照):“始见西南楼,纤纤如玉钩。”《长安古意》(唐-卢照邻):“片片行云著蝉鬓,纤纤初月上鸦黄。”

衣露:《七哀诗》(汉-王粲):“迅风拂裳袂,白露沾衣襟。独夜不能寐,摄衣起抚琴。”《归园田居》(魏晋-陶潜):“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静琴:《女曰鸡鸣》(先秦-诗经):“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山中叙志》(隋唐-王绩):“风鸣静夜琴,月照芳春酒。”《上刘侍中》(唐-杨巨源):“听琴知思静,说剑觉神扬。”

张:弹的意思。《荀子-礼论》:“琴瑟张而不均。”《淇上人戏荡子妇…》(南北朝·刘孝绰):“露葵不待劝,鸣琴无暇张。”《裴明府居止》(唐-李商隐):“试墨书新竹,张琴和古松。”

大意:林风簌簌(sù),清露沾衣,纤月西坠,夜静更深,琴声悠扬。(写夜景。琴声或来自夜宴。)

颔联: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暗水:暗中之水。《送别》(隋唐-李百药):“夜花飘露气,暗水急还流。”《月下喜邢校书至自洛》(唐-李益):“华星映衰柳,暗水入寒塘。”《秋渡颍水》(唐-李斌):“暗水空流响,惊人信莫前。”

花径:旁边有花之径。《咏画屏风》(南北朝-庾信):“狭石分花径,长桥映水门。”《梅花落》(南北朝-张正见):“落远香风急,飞多花径深。”《客至》(唐-杜甫):“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草堂:草庐(常指隐者所居的简陋茅屋);文人雅士书斋。

带:映带,连带。《听杨氏歌》(唐-杜甫):“江城带素月,况乃清夜起。”《题柏大兄弟山居屋壁》(唐-杜甫):“野屋流寒水,山篱带薄云。”《长吟》(唐-杜甫):“江渚翻鸥戏,官桥带柳阴。”

大意:昏暗中涧水傍着花径流过,流水潺潺花香细细。夜空春星灿烂,映带草堂。(还是夜景。“草堂”或许就是夜宴之地。)

颈联: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

检书:翻检书籍。《伤友人赋》(南北朝-江淹):“共检兮洛书。”《山楼秋夜》(宋-周嵩):“检书初志动,抚剑壮心留。”

看剑:《送魏简能东游》(唐-李涉):“孤亭宿处时看剑,莫使尘埃蔽斗文。”《洛中詶福建陈判官见赠》(唐-刘禹锡):“怪君近日文锋利,新向延平看剑来。”《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语以寄》(宋-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引杯:举杯。指喝酒。《奉和圣制幸礼部尚书窦希玠宅》(唐-沈佺期):“兰气薰仙帐,榴花引御杯。”《夜酌溪楼》(唐-殷尧藩):“得意引杯须痛饮,好怀那许负年华。”《醉赠刘二十八使君》(唐-白居易):“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

大意:检书论诗,蜡烛将尽;看剑饮杯,豪情万丈。(描写夜宴中检书看剑的场景。夜宴气氛渐趋热烈,宾主欢洽。)

尾联: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忘。

吴咏:指吴歌。《下京口埭夜行》(唐-孙逖):“江树朝来出,吴歌夜渐闻。”《江行》(唐-常建):“明月异方意,吴歌令客愁。”《白纻辞》(唐-李白):“郢中白雪且莫吟,子夜吴歌动君心。”

扁舟意:《楚国先贤传》(晋-张方):“句践灭吴,谓范蠡曰:'吾将与子分国有之。’蠡曰:'君行令,臣行意。’乃乘扁舟泛五湖,终不返。”

大意:写完诗后听到吴音吟诵,想起以前泛舟吴越的时光。

此诗是在“左氏庄”的一次夜宴的记录。诗中没有交代这次夜宴的主人和客人。首二联说的是夜宴的外环境。夜宴是在一个草堂中进行。草堂的周边,可以感到林子里吹来的风,可以闻到小径边细细的花香,可以听见暗处流淌的溪水。湿露已重,弯月已落,只有漫天星光映绕着幽静的透着灯光的草堂。间或这间草堂还会传出悠悠琴声。既然是宴,一定是有吃有喝的,但诗中并没提及。也没有描述“隔座送钩”或者“分曹射覆”之类的游戏。作者在颈联写了宴会上两个活动。一个是“检书”。看来是一次文人聚会,少不了要即兴来几首诗。涉及到一些用典或用词是否妥当,当场就“百度”搜索。另一个是“看剑”。这帮文人看什么剑?然而这正是盛唐气象。文学青年大都有建功立业志向。他们不仅热衷于诗文,也热衷于跃马扬鞭驰骋疆场,他们愿意到边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一提到建功立业,个个情绪激昂血脉贲张。个个都满杯相碰一饮而尽。作者赋诗刚罢,席间有人唱起吴歌,作者曾在吴地漫游,一下子勾起了在吴地扁舟江湖的记忆。想到扁舟,自然又会想到那个功成名就然后扁舟江湖的范蠡。千百年来范蠡是个典范。杜甫这类文学青年的理想都是建功立业然后扁舟江湖。一百年后的青年李商隐也是一样。他留下的诗句“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安定城楼》)被宋朝的王安石赞不绝口。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王安石做到了“回天地”(建功立业),而杜甫、李商隐虽用尽才华契而不舍,终其一生也未能“回天地”甚至也没真正的“入扁舟”。

此诗尾联蕴意深刻。有人据尾联,推测此诗写于天宝六载杜甫参加“制举”考试失败后。理由主要是:这年正月北海太守李邕被杀。杜甫在这之前不久还同李邕在齐州饮酒赋诗。此事对杜甫触动或较大。使他有了像范蠡一样功成名就后扁舟江湖的想法。(见复旦大学李煜东《杜甫<夜宴左氏庄>系年新考》(《中国韵文学刊》2019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