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技术文档

你的位置: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 技术文档 > B28 杜甫五言古诗《奉赠鲜于京兆二十韵》读记

B28 杜甫五言古诗《奉赠鲜于京兆二十韵》读记

发布日期:2021-09-11 11:58    点击次数:142

杜甫五古《奉赠鲜于京兆二十韵》读记

(小河西)

奉赠鲜于京兆二十韵

王国称多士,贤良复几人。异才应间出,爽气必殊伦。

始见张京兆,宜居汉近臣。骅骝开道路,雕鹗离风尘。

侯伯知何算,文章实致身。奋飞超等级,容易失沈沦。

脱略磻溪钓,操持郢匠斤。云霄今已逼,台衮更谁亲。

凤穴雏皆好,龙门客又新。义声纷感激,败绩自逡巡。

途远欲何向,天高难重陈。学诗犹孺子,乡赋忝嘉宾。

不得同晁错,吁嗟后郤诜。计疏疑翰墨,时过忆松筠。

献纳纡皇眷,中间谒紫宸。且随诸彦集,方觊薄才伸。

破胆遭前政,阴谋独秉钧。微生沾忌刻,万事益酸辛。

交合丹青地,恩倾雨露辰。有儒愁饿死,早晚报平津。

鲜于京兆:指京兆尹鲜于仲通(693-755)。这人本名鲜于向,字仲通,蓟州渔阳人。开元二十年(732)进士。开元二十六年(738)任新都尉。次年任剑南采访支使。约天宝四载(745)鲜于仲通向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推荐了杨国忠。之后,就有了杨国忠的迅速飞升。天宝九载(750)鲜于仲通任剑南节度使。天宝十载(751),鲜于仲通率八万精锐唐军与南诏开战,结果是“仅以身免”。杨国忠为鲜于仲通掩盖南诏败迹,并在天宝十一载(752)年底推荐其为京兆尹。(这个年末有很多事。李林甫死。杨国忠为相。)鲜于仲通担任京兆尹不久,又干了件青史留名的事:他指使人为杨国忠立“颂德碑”。杜甫的这首诗或写在鲜于仲通刚任京兆尹时。

王国称多士,贤良复几人。异才应间出,爽气必殊伦。

始见张京兆,宜居汉近臣。骅骝开道路,雕鹗离风尘。

多士:指众多人才。《大雅-文王》(先秦-诗经):“济济多士,文王以宁。”《答魏子悌》(晋-卢谌):“多士成大业,群贤济弘绩。”

间出:隔世而出。《公孙弘赞》:“异人间出。”《宋公宅送宁谏议》(唐-宋之问):“宋公爰(yuán)创宅,庾氏更诛茅。间出人三秀,平临楚四郊。”

爽气:豪爽之气。《过汪氏别业》(唐-李白):“酒酣益爽气,为乐不知秋。”

殊伦:不同类;指出类拔萃。《咏史》(晋-左思):“虽无壮士节,与世亦殊伦。”《嘲鲁儒》(唐-李白):“君非叔孙通,与我本殊伦。”

张京兆:张敞。西汉名臣。曾任京兆尹九年,评价甚高。《汉书-张敞传》:“是时颍川太守黄霸以治行第一入守京兆尹。霸视事数月,不称,罢归颍川。于是制诏御史:'其以胶东相敞守京兆尹。’自赵广汉诛后,比更守尹,如霸等数人,皆不称职。京师寖(jìn)废,长安市偷盗尤多,百贾苦之。上以问敞,敞以为可禁。…。由是桴(fú)鼓稀鸣,市无偷盗,天子嘉之。”

骅骝:周穆王八骏之一。泛指骏马。《贻丁主簿仙芝别》(唐-储光羲):“骅骝多逸气,琳琅有清响。”《奉简高三十五使君》(唐-杜甫):“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

雕鹗(è):雕与鹗。指猛禽。比喻奸佞或才望超群者。《高唐赋》:“雕鹗鹰鹞,飞扬伏窜。”《奉赠严八阁老》(唐-杜甫):“蛟龙得云雨,雕鹗在秋天。”《哭吕衡州》(唐-元稹):“雕鹗生难敌,沉檀死更香。”

大意:国家号称人才众多,可真正贤良又有几个?有特出才能的人一定是隔世而出,豪爽之气必然出类拔萃。见识到了张敞这样的京兆尹,您最适宜为君主近臣。像骅骝这样的骏马在前开道,像雕鹗这样的猛禽超脱“风尘”。

侯伯知何算,文章实致身。奋飞超等级,容易失沉沦。

脱略磻溪钓,操持郢匠斤。云霄今已逼,台衮更谁亲。

何算:何别。《舟次大云仓》(宋-苏辙):“人生类如此,迟速亦何算。”

致身:指出仕。《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唐-杜甫):“长安卿相多少年,富贵应须致身早。”

超等级:《鲜于仲通神道碑》(唐-颜真卿):“仲通年近四十,举乡贡进士,五十始擢一第。从官十年而后超登四岳,可见其晚年始遇。”(杨玉环天宝四年为贵妃,之后才有杨国忠的走红,然后才有鲜于仲通的“超等级”。几年之间升到了剑南节度使和京兆尹。)

容易:与“奋飞”相对。有不努力、轻率、疏忽的意思。《岳上作》(唐-修睦):“辛勤来到此,容易便言回。”

沉沦:埋没,陷入困境。《咏怀…》(唐-骆宾王):“天子未驱策,岁月几沉沦。”

脱略:轻慢不拘;省略。《晋书-谢尚传》:“脱略细行,不为流俗之事。”《壮游》(唐-杜甫):“脱略小时辈,结交皆老苍。”《听董大弹胡笳…》(唐-李颀):“高才脱略名与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磻溪钓:《史记-齐太公世家》:“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以鱼钓奸(求)周西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于渭之阳,…载与俱归,立为师。”《水经注疏》:“渭水之右,磻溪水注之,溪中有泉,谓兹泉东南隅石室,大公所居,水次平石,即太公垂钓之所。”

郢匠斤:指技艺高超者。《庄子集释-徐无鬼》:“庄子送葬,过惠子之墓,顾谓从者曰:'郢人垩(è)慢(以白粉涂)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斫(zhuó砍)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斫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闻之,召匠石曰:'尝试为寡人为之。’匠石曰:'臣则尝能斫之。虽然,臣之质死久矣。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

台衮:台辅。即三公宰相之位。《风俗通》(汉-应劭):“叔方尔乃翻然改志,以礼进退,三登台衮,号为名宰。”

大意:与侯伯比也没啥差别。您是以文章好才得以出仕。振翼高飞就能越级而上,疏忽懈怠往往失于沉沦。您省却了姜太公的磻溪垂钓;您像郢人石匠一样技艺高超。您现在已得近天子,与宰相杨国忠的关系比谁都亲密。

凤穴雏皆好,龙门客又新。义声纷感激,败绩自逡巡。

凤穴:凤凰居处。喻文才荟萃之地。这里“凤穴雏”或指鲜于仲通的孩子。据颜真卿为鲜于仲通写的碑铭,鲜于有六个儿子。一个早亡,一个南诏阵亡。两个后来做了州刺史,一个做了县尉一个做了成都府的参军。(杨国忠被诛时鲜于仲通家族未受影响,鲜于仲通的弟弟在肃宗时任京兆尹。)

龙门:借指科举会试。会试中式为登龙门。《早春游樊川野居…》(唐-卢纶):“桂树曾争折,龙门几共登。”

义声:尚义的名声。颜真卿写的神道碑铭中说鲜于仲通:“公少好侠,以鹰犬涉猎自娱。轻财尚气,果与然诺。年二十余尚未知书。”《读段太尉碑》(唐-崔涂):“国已酬徽烈,家犹耸义声。”《秦女休行》(魏晋-傅玄):“庞氏有烈妇。义声驰雍凉。”

逡巡:有迟疑、犹豫的意思。《过秦论》:“逡巡而不敢进。”《将军行》(唐-刘希夷):“将军辟辕门,耿介当风立。诸将欲言事,逡巡不敢入。”《初除户曹喜而言志》(唐-白居易):“荅云如君言,愿君少逡巡。我有平生志,醉后为君陈。”

大意:您的孩子都是好样的,又有新登龙门的才俊。轻财尚义、果于然诺的名声令人感奋。我这样一位失落的人难免迟疑犹豫。(后二句承上启下。)

途远欲何向,天高难重陈。学诗犹孺子,乡赋忝嘉宾。

不得同晁错,吁嗟后郤诜。计疏疑翰墨,时过忆松筠。

孺子:幼儿,儿童。《史记》:“孺子可教矣。”

乡赋:指乡贡、乡举。杜甫开元二十三年(735)秋,参加河南府乡贡。开元二十四年(736)初参加进士科考试。《壮游》(唐-杜甫):“中岁贡旧乡。”“忤下考功第,独辞京尹堂。”

晁错:西汉名臣。《汉书-晁错》:“后诏有司举贤良文学士,错在选中。上亲策诏之,……时贾谊已死,对策者百余人,唯错为高第,由是迁中大夫。”

吁嗟:叹词。表示忧伤;赞美;哀叹。《卜居》(先秦-屈原):“吁嗟嘿嘿兮,谁知吾之廉贞。”《孔子家语-执辔》:“民恶其残虐,莫不吁嗟。”《怨诗楚调…》(魏晋-陶潜):“吁嗟身后名,于我若浮烟。”

郤诜(xì-shēn):西晋名臣。《晋书-郤诜列传》:“泰始中,举贤良直言之士,郄诜以对策上第,拜议郎。……累迁雍州刺史。武帝于东堂会送,问诜曰:'卿自以为何如?’诜对曰:'臣举贤良对策,为天下第一,犹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诜在任威严明断,甚得四方声誉。”

计疏:计谋疏失。《史记-范睢传》:“其于计疏矣。”《思家》(宋-戴复古):“日夜思归切,平生作计疏。”

翰墨:笔墨;借指文章。《归田赋》(汉-张衡):“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同王九题就师山房》(唐-孟浩然):“轩窗避炎暑,翰墨动新文。”

松筠:松树和竹子。《礼记-礼器》:“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后因以“松筠”喻节操坚贞。《奉和南海王殿下咏秋胡妻》(南朝-齐王融):“日月共为照,松筠俱以贞。”

大意:路途遥远,方向难定;天高主威,不容赘言。当年我像孩子一样学诗,也有幸得荐乡举。我感叹不能像晁错、郄诜那样通过对策升迁。我疏于干谒,不免怀疑自己诗文的水平;我念念不忘过时的松竹节操,空令岁月蹉跎。

献纳纡皇眷,中间谒紫宸。且随诸彦集,方觊薄才伸。

破胆遭前政,阴谋独秉钧。微生沾忌刻,万事益酸辛。

献纳:指献忠言供采纳。汉班固《两都赋序》:“故言语侍从之臣,若司马相如…,朝夕论思,日月献纳。”

皇眷:皇帝的眷顾。《齐安陆昭王碑》(南北朝-沈约):“皇情眷眷。”

紫辰:内朝正殿。《冬至》(唐-杜甫):“杖藜雪后临丹壑,鸣玉朝来散紫辰。”

诸彦:众贤才。《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序》(南朝宋-谢灵运):“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今昆弟友朋,二三诸彦,共尽之矣。”

觊(jì):希望得到。

秉钧:比喻执政。钧,制陶器所用的转轮。《节南山》(先秦):“秉国之钧,四方是维。”《断句》(唐宣宗):“七载秉钧调四序。”《旧唐书-崔彦昭传》:“秉钧之道,何所难哉。”

忌刻:亦作忌克。忌恨。庾信赋:“既言多于忌刻。”

大意:我曾献赋(三大礼赋),迂回得到皇帝的眷顾,拜谒紫辰宫中。我跟随众贤参加考试,期待微薄的才能得以展现。遭到李林甫大权独揽阴谋陷害,我已寒心破胆。我这么卑微的人也遭人忌恨,让人感到事事悲辛。

交合丹青地,恩倾雨露辰。有儒愁饿死,早晚报平津。

交合:结交,交好。

丹青地:丹墀、青琐的合称,指朝廷庙堂。《石砚》(唐-杜甫):“致于丹青地,知汝随顾盼。”

平津:典“平津”。汉武帝封丞相公孙弘为平津侯。后多用为典,泛指丞相。《汉书-公孙弘》:“公孙弘,菑川薛人也。……元朔中,代薛泽为丞相。先是,汉常以列侯为丞相,唯弘无爵,上于是下诏曰:'朕嘉先圣之道,开广门路,宣招四方之士,盖古者任贤而序位,量能以授官,劳大者厥禄厚,德盛者获爵尊,故武功以显重,而文德以行褒。其以高成之平津乡户六百五十封丞相弘为平津侯。’其后以为故事,至丞相封,自弘始也。”

大意:您与丞相在朝廷里交情好,这对我就如雨露,就是天大恩泽。我这个儒生发愁快要饿死了,您快报告给丞相吧。

全诗40句。前18句都是在夸鲜于仲通。先夸他是贤良是异才,这样夸有点抽象,于是又把他比作西汉的著名的京兆尹张敞,比作周穆王的骏马,才望超群的雕鹗。接着说他是文章起家,与那些封为侯伯的也没啥差别。说他奋发图强,连跳几级而不是像有些人那样轻率疏忽失于沉沦。好像还没夸够。进一步,把他比作姜太公比作“郢匠斤”。说他离皇帝不远与宰相更亲。夸完了仲通,还不忘夸他的家庭夸他的子女。我想正常情况下,鲜于仲通看到这些夸奖,心里会暗自高兴但也该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鲜于仲通知道自己一生代表作是啥。

“义声纷感激,败绩自逡巡”两句承上启下。“义声”自然是说鲜于,不能说这人没有“义声”,或还真是个讲义气的人。看到“败绩”二字,我吃了一惊,以为杜甫真要说鲜于的“败绩”。鲜于的败绩有目共睹,任谁也抹杀不了,但杜甫却不会说。(颜真卿在为鲜于仲通写碑铭时也避而不谈。)这里的“败绩”说的是杜甫自己的人生落魄。

接着16句,杜甫说的都是自己。说自己幼年学诗贡举顺利;说自己不如晁错不如郤诜,他们都是对策“天下第一”。说自己不善于干谒不会低头求人。说自己没办法才通过迂回的方式向皇上献赋,总算受到皇上的眷顾。说自己待诏集贤院,期望有机会施展“薄才”。但遇到了李林甫这个独裁者,使人胆破心寒。说不明白自己如此微不足道,却也遭人嫉恨。最后4句是本诗主旨:赞歌唱过了,叫苦叫完了,该说说自己的诉求了。您不是与当朝宰相交好吗,您看我都要愁死了,能不能快点跟宰相说一声?大恩不言谢!

显然这是一首干谒诗。我们不能要求杜甫在干谒诗中对鲜于仲通有客观评价。而且,当时南诏惨败还在隐瞒中,连玄宗也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