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企业资讯

你的位置: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 企业资讯 > 022 李商隐七律《无题(昨夜星辰)》读记

022 李商隐七律《无题(昨夜星辰)》读记

发布日期:2021-08-15 18:41    点击次数:103

李商隐七律《无题(昨夜星辰)》读记

(小河西)

无题二首其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无题二首其二

闻道阊门萼绿华,昔年相望抵天涯。

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

李商隐曾三次在“秘书省”工作。一是开成四年(839)春得到了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夏天即被调任弘农县尉。二是会昌二年(842)春,复入秘书省为正字,十月即丁母忧居家。三是会昌五年(845)冬,服阕入京,仍为秘书省正字。但次年三月武宗死,李德裕遭贬。大中元年(847)李商隐赴桂林任职。这首诗中有“走马兰台”四字,由此推测此诗应写于在秘书省工作期间。

首联: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星辰风:《尚书-洪范》:“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意思是民众就像星辰,有的星辰好风,有的星辰好雨。)

画楼:雕饰华丽的楼房。《成德乐》(唐-王表):“赵女乘春上画楼,一声歌发满城秋。”《闻笛》(唐-赵嘏):“谁家吹笛画楼中,断续声随断续风。”《宫怨》(唐-司马扎):“柳色参差掩画楼,晓莺啼送满宫愁。”

桂堂:桂木之堂。富贵之屋舍。

大意:昨夜,夜幕低垂,星光闪烁,凉风习习。精美画楼的西畔,桂木厅堂的东边。(说“星辰”和“风”,首先是写环境。为什么连用两个“昨夜”?只是因为读起来“回环往复”吗?“昨夜”的“星辰”和“昨夜”的“风”有什么特别吗?是不是也有“星辰好风”的意思呢?说“画楼”和“桂堂”,自然不是一般人家。是谁家呢?)

颔联: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彩凤:指凤凰。《题凤凰山》(唐-哥舒翰):“彩凤双飞翼,宛然半岩间。”《拟古》(唐-李白):“仙人骑彩凤,昨下阆风岑。”

彩凤双飞翼:《卷阿》(先秦-诗经):“凤凰于飞,翙(huì)翙其羽”。《凤求凰》(汉-司马相如):“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咏怀》(魏晋-阮籍):“愿为双飞鸟,比翼共翱翔。”《感兴》(唐-李白):“安得配君子,共乘双飞鸾。”

灵犀:旧说犀角中有白纹如线直通两头,感应灵敏。因用以比喻两心相通。《减字木兰花》(宋-张孝祥):“玉立娉婷,一点灵犀寄目成。”

大意:身上没有像凤凰比翼齐飞的翅膀;心中却像灵犀一样彼此相通。(这里说的“双飞翼”指的是“双飞之翼”,也就是比翼齐飞的翼。不是一鸟的双翼。显然说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作者自己,另一个是谁呢?因为没有双飞之翼,无法比翼齐飞,所以这个“人”必不是其妻妾,也不是可以比翼齐飞的情人,但至少作者自己认为,他和这个人心灵在“昨夜”特别相通。考虑说到了彩凤,我们假定,这个人是个“女子”。)

颈联: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送钩:也作藏钩。(藏彄)。古代宴会中的一种游戏,把钩在暗中传递,让人猜在谁手上,猜不中就罚酒。《宫中行乐词》(唐-李白):“更怜花月夜,宫女笑藏钩。”《燉煌太守后庭歌》(唐-岑参):“醉坐藏钩红烛前,不知钩在若个边。”《宫词》(唐-花蕊夫人):“管弦声急满龙池,宫女藏钩夜宴时。”

曹:组。分曹:分组。《楚辞-招魂》:“分曹并进。”《送许棠归泾县作尉》(唐-李频):“县人齐下拜,邑宰共分曹。”《寄左省杜拾遗》(唐-岑参):“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微。”

射:猜测。覆:覆盖。射覆是一种酒令游戏。就是在碗下覆盖某一物件,让人猜测里面是什么东西。《行幸甘泉宫》(南北朝-萧纲):“幸臣射覆罢,从骑新歌终。”

大意:显然是在酒席上。玩起了“隔座送钩”和“分曹射覆”的游戏。蜡灯高照,春酒暖暖。一群人喝酒正兴。(这群人都是些什么人,我们不可能考证出来。但结合上两联,我们可以猜测,应多于四个人。否则,就不好“分曹”也不好隔座送钩。还可以猜测颔联说的两个人都在其中。即有作者,还有作者自认为能与自己灵犀相通但不能比翼齐飞的那个“女子”。这一联说到了“送钩”和“射覆”,或许作者和这个女子至少在这方面配合默切,“一点就通”。当然酒席上一定还有别的活动,限于律诗的篇幅,不能尽写。或许二人在“昨夜”的活动中,总是“心有灵犀”。这才让作者印象深刻。)

尾联: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嗟余:叹我。《命子》(魏晋-陶潜):“嗟余寡陋,瞻望弗及。”

听鼓:古代官府卯刻击鼓,入值;午刻再鼓,下值。因称官吏赴衙值班为“听鼓”。《北史-王晧传》:“(晧)为司徒掾,在府听午鼓,蹀躞待去。”《宿南洲浦诗》(南北朝-何逊):“沉沉夜看流,渊渊朝听鼓。”

应官:这里指上班。《竹枝词》(唐-李涉):“渡头少年应官去,月落西陵望不还。”

兰台:即秘书省,掌管图书秘籍。《旧书-职官志》:秘书省,龙朔初改为兰台,光宅时改为麟台,神龙时复为秘书省。

转蓬:随风飘转的蓬草。《杂诗》(三国-曹植):“转蓬离本根,飘颻随长风。”《送祁乐归河东》(唐-岑参):“鸟且不敢飞,子行如转蓬。”

大意:可叹鼓声已响,我不得不像风吹蓬草一样急急忙忙去秘书省上班。(第一层意思:酒席是通宵的,可叹我要离席了。似乎在说对这个酒席的恋恋不舍,也是对这个心有灵犀的女子的恋恋不舍。“昨夜”的“心有灵犀”不得不结束了。第二层意思:我公务在身,我要“走马兰台”!这里也可有得意的意思。中晚唐时能在秘书省上班是很值得羡慕的。可参见李商隐的七律《玉山》。第三层意思:这里用了“转蓬”。可解释为在秘书省进进出出犹如转蓬,是表达对这个工作的不满。我觉得这后两层意思并不矛盾。这时的作者即有“春风得意马蹄轻”的感觉,又有内心深处的不满足。李商隐在秘书省工作最长的一次也就一年多。最后还是无奈离开了。)

回头来看,“其一”的首联确实不仅仅是说时间。这里的“星辰”或许就是自指,“风”或许就是本诗的女主角,也就是颔联说的那个虽然与自己不能比翼齐飞却与自己心有灵犀的“凤”。这正好是暗用了前面说过的典“星有好风”。现在看两个“昨夜”的意思就明白了,我和这个“凤”的心有灵犀只限“昨夜”,我一上班就没了。颈联是对心有灵犀的举例描述。前三联说的都是这次酒宴。尾联最重要的意思还是表达对昨夜这个酒席以及在酒席上的心有灵犀的留恋。作为一首记事诗,似乎已经完整。当然我们还是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还好这首诗还有“其二”。

其二上联:闻道阊门萼绿华,昔年相望抵天涯。

阊门:始建于春秋时期,苏州八门之一。《吴越春秋》:“立阊门者,以象天门,通阊阖风也。”故又名阊阖门。“阊”是通天气之意。阊门一带历来繁华热闹,自隋朝京杭大运河修通后,遂成为江南地区的水路要冲和物资集散地。白居易有诗:“阊门四望郁苍苍,始觉州雄土俗强”。

萼绿华:传说中道教女仙名。一位美丽而不请自来的仙女。《真诰》:“萼绿华者……女子,年可二十上下,青衣,颜色绝整,以升平三年十一月十日夜降羊权家,自此往来,一月之中辄六过来耳。”

大意:听说这位女子就如天上的仙女萼绿华,以前觉得相距遥远犹如天涯无缘相见。(这里“阊门萼绿华”应指“其一”中的与作者心有灵犀的女子。用“萼绿华”典,是说这个女子如仙女一样漂亮而且比较主动。用“阊门”是在照应下句的“吴王苑内花”,说这女子美如西施。当然这个女子如果真的来自苏州,而且也穿“青衣”,这用典就更是天衣无缝了。)

其二下联: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

秦楼客:《列仙传-萧史》:“萧史者,秦穆公时人也,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鹤于庭。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公遂以女妻焉,日数弄玉作凤鸣,居数年,吹似凤声,凤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归止其上,不下数年,一旦皆偕随凤凰飞去。故秦人留作凤女祠于雍,宫中时有箫声而已。”这里把自己比作萧史,好像在说自己有妻室。

吴王苑内花:指西施。越王勾践在对吴战争失利后,采纳文种“遗美女以惑其心,而乱其谋”之策,于苎萝山下得西施等,使范蠡献于吴王。吴王夫差大悦,筑姑苏台,建馆娃宫,置西施于椒花之房,沉溺酒色,荒于国政。西施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

偷看:就是“不敢公然子细看”的意思。见李商隐诗《天平公座中呈令狐相公》

大意:哪里知道我这个“秦楼客”竟然有幸一整夜与这为天仙“心有灵犀”。

这组诗“其二”是“其一”的补充。通过“其二”我们知道作者对这个女子本来就“久闻大名”,只是不在一个圈子里无缘见面。(天涯不一定说距离遥远,也有咫尺天涯的意思)。还知道这个女子美如天仙,对李商隐特别主动。(不排除是李商隐自己的感觉)。甚至知道这个女子美如西施,但却不能推测这个女子来自苏州。对这个女子我们就知道这些了。

“其二”下联的“秦楼客”似乎也在说作者已有妻室的身份。因为有妻室,所以这一夜虽然心有灵犀,却“不敢公然子细看”。这种心有灵犀仅限“昨夜”。李商隐连用两个“昨夜”的意思总算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