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企业资讯

你的位置: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 企业资讯 > 恐曹19年,刘备是怎么走出心理阴影的?

恐曹19年,刘备是怎么走出心理阴影的?

发布日期:2021-09-05 01:45    点击次数:133

图片

《新三国》

不断前行的一生,

必须是不断克服恐惧的一生,

不断扫除认知盲区的一生。

图片

公元219年,在高高的定军山上,有一个老者,骑在高高的战马上。

面对地平线上滚滚的烟尘,无边的铁蹄,他眉毛都不眨一下,而是用马鞭指着他们,淡定地说:

“就算老曹亲自来了,这地也注定是我的。”

那一年,他已经年近花甲,他的胡须,应该已经花白,他的鬓角,应该已经有雪霜。

图片

而他口中的老曹,曾是他半生的阴影。

他曾有严重的恐曹症。

时间倒回去十九年,整整一个苏武牧羊的时间,或者说一个肖申克的经历,他四十岁,在徐州的城头。

他望着城墙下飞舞着的敌军旗帜,以及密密麻麻的敌军骑兵步兵,指着敌方主将,半是自信半是惶恐的说:

“像你们这样的,来一百个我也不怕,但是如果老曹亲自来了,那还真不好说了”。

又是老曹。

这个老曹,就是曹操。

图片

这个四十岁不自信,六十岁终于自信的王者,就是刘备。

在老曹面前,他一直是小刘。

老曹,50后,生于公元155年。

小刘,60后,生于公元161年。

可以说,60后的小刘,有小半辈子是被50后的老曹碾压着走,小刘的进步过程,也就是走出老曹这块大阴影的过程。

能不能走出老曹的阴影,和小刘能不能扫除认知盲区有着很大的关系。

小刘的认知盲区在于:徐州。

图片

赤壁之战前夕,小刘心心念念想着的,就是徐州。

而你心心念念想着的,未必就是适合你的。

先分析小刘为什么那么日思夜想着徐州。

首先,他是北方人:涿州涿县。相当于今天的河北。北方人,当然念叨着北方,当时的徐州,管着山东和苏北,创业嘛,先想着门口的,看得见的。

图片

益州是什么地方?

没兴趣。

北方居民相互是认老乡的。

我曾经见过一个山东美女,一个河南帅哥,都是我同事,在办公室认老乡,我问:“你们一河南,一山东,认的哪门子老乡?”

他们说:“都是北方的嘛,门口长的树都一样”。

如果说创业重地域这个理由太牵强的话,那再来一个理由。

那就是:强人林立的北方,只有徐州向他小刘友好地招过手。

袁绍,袁术,曹操,公孙瓒,公孙度,张燕,张绣,张扬,吕布,张鲁,李傕,郭汜…………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一群坏男孩,占据了北方州郡,要么上头有人,要么家里有米,要么拳头够大,要么运气忒好。

小刘呢,他上头没人,家里没米,拳头不够大,至于运气嘛,上天给他专门打造的主角光还没交货。

只有徐州,向他表示了青睐。

徐州太守陶谦拉着他的手,老泪纵横地说:徐州,是你的。

图片

图 | 源于《新三国》剧照陶谦饰演者——佟汉

他想接,却不敢接。

他知道他接不住。

那一年,小刘33岁。

果然,接住徐州的第三年,坏男孩袁术来了,他倾尽全力扛着,然而,架不住另一个更坏的男孩:吕布,从后面开他一枪。

果然是接不住。

小刘能往哪里去?

转身去找另外的地盘,又被袁术咬一口。

还是只能回徐州,到吕布那里认个怂,蹭了个小沛,把捏在吕布手里的老婆接回来,眼睁睁地看着生猛的吕布在自己曾经的地盘上大块吃肉,只给小刘留下一个羡慕嫉妒恨。

这时候的小刘,估计心里念一万遍:徐州是我的。

念念不已,必有回应,于是吕布回应了,狠狠地说:不仅徐州不是你的,连小沛都不是你的。

一顿操作,把小刘一度撵出了小沛。

图片

那一年,小刘35岁,也就是建安元年,公元196年。

在这里,小刘和老曹成了战友,在下邳城的城墙下,对着白门楼上喘不了几天气的吕布指指点点。

也是在这里,37岁的小刘,开始了他的恐曹症。

我和你老曹合伙,不是要干掉吕布出一口气而已,

我要的是徐州。

我要的是徐州。

我要的是徐州。

重要的话说三遍。

可你老曹给了我豫州,而且还是虚的,得个名儿而已。

图片

图 | 源于《新三国》剧照

念念不已,必有回应,于是老曹回应了,趁着梅子青了,煮上一壶酒,说上了掏心窝子的话:

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这句话击溃了小刘的心防,此刻赤壁之战尚未来,主角光环还在老曹那边,正在生产车间打造刘备主角光环的老天,顺手送过去一个惊雷。

这个惊雷,暂时保护了小刘。

问题是,下次还有这样恰到好处的惊雷吗?

于是,小刘决定离开老曹,去徐州,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地方。

袁术来了,终于逮着个出差机会,带着关张两弟兄奉命去拦截袁术,两天的路并做一天赶,怀着浓浓的恐曹心理,在放飞自己的路途上,越跑越远。

此时的小刘,还有一块巨大的心病。

因为反曹联盟的黑名单上,赫然写着他刘备。董承、王子服、吴硕一伙犯罪分子,要干掉老曹,他小刘有份。

案发的时候,小刘已经站在徐州的城头上,俯视这块再度回到自己掌握下的大地,再抬头看看前方老曹派来的军队,半是自信半是恐惧地说了两句话——

图片

上一句:这地盘是我的,你们这样的来一百个也没用。

下一句:如果老曹来了,就没把握了。

重点在下一句。

果然,老曹来了,徐州又不是你小刘的了。

那一年,小刘四十岁。

余生是不是要生活在对老曹的恐惧当中?

七年后,60后的中年刘遇到了80后的小鲜肉诸葛。

中年刘问鲜肉诸葛:“为什么我这么努力,而且方向正确,人生还是一败涂地?”

诸葛亮在茅屋里对中年刘的失败人生进行了复盘,提到了一南一北两个霸道总裁:曹总裁,孙总裁。

徐州不是你的。

徐州不是你的。

徐州不是你的。

重要的话说三遍。

当然,这话不是诸葛小鲜肉说的,但意思八九不离十。

图片

不仅徐州不是你的,整个北方都不是你的。

“此诚不可与争锋”。

中年刘此时其实是被打脸了。

鲜肉诸葛为中年刘指出了半辈子没看到的盲区,然后鼠标往中南方向和西南方向扫。

荆州,这才是你的。

益州,这才是你的。

地方又好,总裁又不够霸道,他们要么“不能守”,要么“暗弱”。

这个47岁的60后,站在这个80后所展示的ppt面前,懵懂的一脸开始浮现光芒,他看到了自己长期以来的坚守,其实是一个错误,他思念至深的,根本不是他的良配。

在他心目中一向没有存在感的荆州,益州,才是他应该用心去追和去爱的。

资源的占有度,决定了你视野的可见度。

小鲜肉诸葛,不是凡人,他的老婆黄氏,是刘表夫人蔡氏的外甥女,按照这个,诸葛亮是刘表的外甥女婿,而诸葛亮出现在刘表的朋友圈里,是大概率的事。

图片

图 | 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

这圈子里的数据,随便漏一点给诸葛,也够他做出一个最优秀的图表和ppt.

而在茅庐复盘之前十九年,有个叫刘焉的,也就是刘备第一份工的招聘者——当年刘焉在涿州招兵打黄巾——早就瞄准了益州。

人家是皇族,又是高官,资料库里有大数据,站得高,看得远,当小刘还在北方的烟尘中东奔西窜时,身居高职的刘焉已经对朝廷心不在焉,他要找一块养老和避险的地方,选来选去,选中了西南的益州。

刘焉想在那里安全着陆,享受岁月静好。

想到就说,向朝廷表奏,说到做到,立即动身前往,然后顺理成章占据。

那一年,小刘27岁,满脑子的不正确想法:徐州。

既然有主,怎么去拿?

小鲜肉诸葛分析:老天给刘焉送去了一个不靠谱的继承人:儿子刘璋。

图片

不靠谱的继承人,往往是对手的最佳机会。

估计从这里开始,恐曹症开始找到了特效药,再来一场赤壁之战,那疗效就完美了。

差不多同时,在东吴,也有一场复盘,那是鲁肃对孙权。

二十五岁的孙权,也是满脑子的不正确想法:天下。

图片

图 | 源于《新三国》剧照孙权饰演者——张博

鲁肃摁住了孙权的这个念头,这念头不能想,想多了会魔怔,你小孙最现实的想法就是:静静地在江东当一个美男子。

这是东吴版隆中对。

中年男,鲜肉孙,都明白了自己的盲区,然后,绕开盲区走。

那么努力的人生,之所以不能长久开挂,可能就是因为你长期踩在盲区上。

认知上的提升,时势的变化,从此皇叔一路开挂,终于开挂到六十岁。

当老曹和他争夺汉中这块肉骨头时,他头一回鄙视老曹,说出了这么一句:

“曹操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

拿这句话对比十九年前在徐州城头上说的那句话,完全可以证明:恐曹症已经完全治愈。

赵云在一次以寡对众的遭遇战中,击溃了老曹,这位曾经的恐曹症患者第二天来视察战场,拍着赵云的肩膀说:“子龙一身都是胆也”。

这个胆,就是针对老曹的。

这说明,刘备团队的恐曹症也没了。

图片

图 | 源于《新三国》剧照刘备饰演者——于和伟

是什么治好了刘备的恐曹症?

时局的变化最重要,让刘备站在了风口上飞起来。

而认知上的提升是重要原因之一。

之所以恐惧,是因为你总是避不开一个强大的对手,在每次的相遇中,你总是被他吊打,被他碾压。

正面刚并不等于你有多坚强,死不退不等于你有多顽强,一根筋到底有时候会伪装成坚持不懈,坚持不懈地送人头也不是个办法,不妨转个身,挪个地,换一种认知,路就宽了。

你所追求的,未必适合你。

蓦然一转身,你所要的,却在灯火阑珊处。

益州,对于老曹而言,确实已是他够不着的灯火阑珊处。

建安三十五年,公元220年,老曹死了。

图片

小刘忽然想起来要吊丧,要给这位老战友致以最高的问候,派了一个叫韩冉的使者,还带了一大车蜀产的布帛。

这明显是利用老曹的死来修补关系。

那时候已经是老刘的小刘,要和东吴开战,自然要修补和老战友的关系。

小曹不答应了,给荆州刺史下了个命令:遇见韩冉就杀。理由是:恶意消费我老爸的死,“恶其因丧求好”。

韩冉也是个机灵人,到了魏蜀两方的过渡地区:上庸,就不过去了,自己请了病假,把问候的礼物和书信留在上庸,委托上庸方面转交给曹家。

从来不要低估刘备的善意,当他携民渡江的时候就这样,我相信:此时的刘备,在完完全全克服恐曹症之后,应该也充满了对这个老战友的哀思,说不定在某个寂静的夜晚,想起当年的煮酒论英雄,想起那一道惊雷,流下了真情的泪水。

这时候的刘备,估计真的是对老曹惺惺相惜了吧。

图片

图 | 清可QINGCO ©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