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企业资讯

你的位置:竞博首页-竞博电子竞技赛事平台 > 企业资讯 > 张安世:满而不溢九世其昌的酷吏之子 | 麟阁宣功

张安世:满而不溢九世其昌的酷吏之子 | 麟阁宣功

发布日期:2021-09-11 11:42    点击次数:74

图片

他是西汉酷吏张汤的次子,因为父亲的惨死,他走上了一条不平凡的仕途,凭着好记性与好书法,他成为汉武帝眼前的红人。虽然因为父兄的奇祸,老资格的他失去了辅政汉昭帝的资格,却又凭着低调忠厚赢得了霍光的信重,成为其主要政治助手。此后,他参与废除昌邑王、迎立刘病己,在辅佐新君的多年间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却始终满而不溢,勤谨不辍。他的一生不仅尊荣无比,而且泽及九世。他就是大司马、卫将军、富平侯张安世。

唐代大诗人李商隐在其诗作《富平少侯》中这样写道“七国三边未到忧,十三身袭富平侯。不收金弹抛林外,却惜银床在井头。彩树转灯珠错落,绣檀回枕玉雕锼。当关不报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字里行间,充满着对一个不知国家内忧外患,只知荒淫奢侈的贵族公子的讥讽之意,同时也点出一群会投胎的纨绔子弟身居高位是中唐以来政治腐败、国运不振的祸根。

图片

李大才子诗中的张放正是彼时富平侯家族(按后世的叫法可称作杜陵张氏)的当主,这哥儿们生活奢侈,且与汉成帝刘骜有龙阳之兴,汉成帝翘辫子后,张放竟然哭死了。如此出身尊贵的“痴情”好基友,考诸史册也是没有谁呢?不过,笔者大大也千万不要以偏概全,因为李大才子的一首诗就将张放及其背后的杜陵张氏全族一杆子打翻,张氏家族真的不是如此不堪,相反,他们在两汉之际代出英贤、荣耀无比。不用说他的先人,仅张放的儿孙皆位列司空,以其敦谨守约的家风顺利闯过了易代之际的毒泷恶雾,传续了九世辉煌。杜陵张氏的创始人就是汉武帝时的头号酷吏张汤,而将其家族事业推上顶峰的则是本文的主角——大司马、卫将军、富平侯张安世。

门荫出来一个好干部

张安世字子孺,京兆杜陵(在今陕西西安三兆村南)人,是廷尉、御史大夫张汤的次子。

图片

作为中国古代酷吏的代表人物,张汤从刀笔小吏起家,积极响应汉武帝的号召,打击豪强富商,用法严峻苛刻,成为汉武帝手中一柄执法改制的利剑,令人胆寒。张汤官至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一时贵重无双。不过,由于张汤一味希主承旨、株连过众,得罪了不少权贵,最终被朱买臣等丞相府三长史以其与商人营奸谋私构陷,无法自白,被迫自杀。死后只用牛车载尸下葬,有棺而无椁。及至查抄其家,仅得皇帝赏赐的五百金,其余别无长物。听闻如此一位集能臣、酷吏和清官于一体的人物凄凉谢幕的噩耗,汉武帝不胜感慨,下旨处死三长史,丞相庄青翟也随之自杀。这一年是公元前116年。

图片

位于西北政法大学内的张汤墓汉武帝还下令追录张汤之功,以门荫允其次子入仕。此前,张安世的哥哥张贺已经上道了,只是张老大没有张小二的才能加好运,最终因为吃瓜落由官宦变成了宦官。不得不说,起跑线不一定是最重要的,跑得快才是王道。一般来说,像张安世这样的官二代,都是先从郎官做起,就与霍光一样。张安世的父亲虽然清廉,但毕竟是高官,其掌握的教育资源远胜于小小的县吏之家,故此张小二从小就受到过良好教育,特别是写的一手好字,这让他在郎官队伍中迅速爆红。觉得孺子可教的汉武帝提拔张小二进入尚书台(尚书台是汉武帝与宫外重臣斗法而创立的内廷办事机构,一般由微臣担任,因为替皇帝草诏,位轻而权重,是帝国政坛明日之星们的发祥地)。就这样,张小二由替皇帝站岗变成了替皇帝抄书,不知不觉间离皇帝的青睐越来越近了。张安世是带着原罪上岗的,父亲蒙冤被杀,给了他深刻的教训,使得他一生勤勉低调。张安世服务的对象汉武帝则是个工作狂,节假日也不肯休息,而且猜疑好杀,作为周旋在皇帝身边的尚书台官员,过得那叫一个紧张。幸好,张安世本就是小心谨慎的性子,他尽量不掺合别人的事,只是埋头尽心尽职地工作,从不敢有一丝懈怠,即便是例行假日也从不外出,随时听候皇帝的召唤。

图片

全勤的张安世业余爱好不多,闲暇时就是喜欢读书和看文件,那些别人眼中无聊的文字在他看来却无比亲切有趣的。张安世喜欢阅读,不仅是增加知识储备和打发时光的需要,还是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使然(笔者一直以为记忆力越好就越爱读书,反之则不然。笔者近年来不喜读书,就是因为记忆力大不如前)。张安世的爱好和特长不久就成为他青云直上的助力。那一年,汉武帝出巡河东,路上不小心丢了三箱珍本书。虽然当时的书是写在竹简上的,厚厚的一卷书也没多少字,可三箱书的内容绝对不少。汉武帝下诏追问书的内容,无人记得。最后还是张小二挺身而出(低调的他岂会高调出手,想来是有人鼓噪),将书中内容详备地写出来。暗自吃惊的汉武帝以为遇上了能够默写《尚书》的伏生2.0,特意天下悬赏征求到了那些书,校比之下竟然没有遗漏。汉武帝觉得张安世才能出众,就提拔他做了尚书令,后来又调任光禄大夫。此时的张安世官品虽然不高,但已然是皇帝眼中的红人,大好前途已触手可及。

图片

然而,就在张安世凭着踏实的工作作风和超人的业务能力昂首向前的时候,一桩后来影响他一生的事件不期而至。公元前91年,震惊全国的巫蛊之祸暴发,太子刘据以下数万人成为刀下之鬼。张安世的哥哥张贺作为太子宫官员,素与太子亲厚,自然成为被清洗的对象。听到哥哥行将就戮的消息,张安世再也不淡定了,终于打破沉默冒死向汉武帝上书,恳求为哥哥脱罪。汉武帝想起张汤冤死的惨事,再联系到张安世的勤谨,决定网开一面。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张贺被下令身送蚕室施以宫刑,一个大好男儿瞬间变成了公公。张贺有子早亡,张安世特意将自己的幼子张彭祖过继给哥哥。张贺受刑后,担任了掖庭令一职,在大内之中惨淡生活,凭着他的善良终将迎来福报。张安世虽然在汉武帝面前救下了大哥,却也埋下了隐患。因为,张安世至此与汉武帝有了杀父辱兄之仇,虽然依照张安世的本性,不会与汉武帝计较。可是汉武帝担心张安世一旦掌握大权,未必不会在别人的撺掇下报复自己的后人。因此,思之再三的汉武帝决定将已在身边工作三十年、更为可靠的张安世剔除托孤大臣名单。就这样,张安世第一次与辅政大臣的机会失之交臂。

助力一哥功成封侯

命运往往青睐有准备的人。张安世失去第一次辅政的机会,活久见的他仍会迎来下一次机会。

图片

公元前87年,八龄童汉昭帝刘弗陵登上了皇位,大将军霍光与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组团辅政。金日磾死得早,而且为人低调不揽权,与亲家霍光相处甚好。上官桀、桑弘羊就没有那么低眉顺眼,总觉得自己不比霍光差,凭什么要让他当爷?于是,上官桀、桑弘羊就与燕王和盖主(鄂邑长公主,因夫家为盖侯,故称盖主)勾结,准备取霍光而代之。结果,阴谋败露,身死族灭,致使朝堂老臣为之一空。在这种情况下,霍光担心朝无旧臣,自己势单力孤,难以服众,就援引老同志张安世为右将军、光禄勋,作为自己的重要帮手。右将军是重号将军,在朝堂上举足轻重,张安世又向重臣目标迈进了一大步。这一年是公元前80年。此后,张安世与霍光的配合愈加密切,霍光也对这个低调做事的老伙计非常信任。因为张安世辅政有功,且十三年如一日地为国效力,汉昭帝下诏封其为富平侯。至此,张安世超越父亲张汤封侯拜将,成为第一代富平侯。这一年是公元前75年。

图片

到了公元前74年,年方弱冠的汉昭帝不幸去世且无子嗣,一下就让刚刚稳定下来的汉帝国面临存续危机。霍光与张安世等人商议,决定立昌邑王刘贺为帝,这个昌邑王是汉昭帝的侄子,其祖母李夫人深得汉武帝宠爱,其父老昌邑王刘髆曾一度是夺嫡热门,如今由小昌邑王身登九五可谓天遂人愿。可惜,在福窝里长大的刘贺太年轻,也太冲动了,对这个被幸运金蛋砸中皇位太不珍惜了。刚一坐上皇帝宝座,刘贺就纵容手下染指霍光的大权,而且刘贺对比自己还小的太后毫无恭敬之意(太后任性辈大不说,还是霍光的亲外孙女),这让一个掌权多年的能臣情何以堪?于是,皇帝与权臣的博弈瞬间爆燃。霍光再次召见张安世与大司农田延年一起商量对策,经过田延年一番引经据典,霍光愈加坚定了废立之心。对于霍光的决定,博闻强记的张安世当然赞成。之后,右将军张安世调动羽林军,在刘贺被召入皇宫后,立即将刘贺的众多伴当悉数拿下,以赞辅不力的罪名全部处死。这种瓜蔓抄似的斩草除根倒是很有乃父遗风。皇朝政治在这方面一向是高效且严苛的,也没有必要过多责备张安世。作为打将,在这场废立由臣的政治大戏中张安世坚决果断,表现出强悍的工作作风,因此愈加得到霍大将军的信重。

拥护新君恩怨纠结

少不更事的玩闹皇帝被霍光轰下台,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周公升级版霍大将军再次面临拥立新君的重大难题。霍光召集张安世等人商议。一番张家长李家短的比较后,众臣的目光都望向了一个叫刘病己(刘询)的宗室支裔。前文说过,这个刘病己身世奇特,历经磨难,仿佛上天派来为刘汉续命的,成功得到霍光的认可。

图片

对于拥立刘病己,张安世内心五味杂陈。五岁的刘病己从诏狱脱身后(汉武帝知道刘据冤死后,没有勇气承认,加上希望立幼子为太子,所以不肯恢复刘病己的皇族身份,只是在临终前专门下诏大赦为曾孙刘病己脱罪。如此一来,刘病己的身份就显得非常尴尬),被送到祖母家寄养。后来,汉廷又将他接到宫中抚养。时任掖庭令的张贺张大哥对这个故主之孙非常照顾,待之如同己出,不仅拿出自己的俸禄侍候衣食,还供他读书。张贺的嗣子张彭祖更是与刘病己成为形影不离的书伴。刘病己大难不死,不免带出一些灵异外挂,比如脚底板长毛,睡觉处常有神光闪耀,只要去哪家买饼哪家就会生意兴隆。民间甚至传言,上林苑中有树叶被虫蛀过后惊现“公孙病已立”字样。对此,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张大哥信了。他向张安世言及此事,话里话外难掩兴奋。对此,张安世表现得非常冷静,他严肃地告诫兄长:“少主在上,不宜称述曾孙(刘病己)!”张贺是受过辱的苦人儿,听了弟弟的忠告后自然不敢乱说。不过,张贺仍不死心,等到刘病己到了娶妻年纪,就想把自己受刑前所生的女儿嫁给刘病己。张大哥又去征询弟弟的意见,哪知道一向兄弟情深的张安世闻言大怒:“刘病己是戾太子之后,是罪人的孙子,能够在掖庭平安长大已是莫大福份,你怎么能把闺女嫁给他,我坚决不同意,你也别再提此事!”看着如今贵盛无比的弟弟如此决绝,张贺退缩了,转而求告手下的暴室啬夫许广汉:“刘病己如今虽然身份尴尬,但他毕竟是皇帝至亲,假以时日,总会有出头之日,希望你能把女儿嫁给他!”许广汉与张贺同病相怜,也想让自己的女儿有个好归宿,就答应了上司的请求。所幸,许广汉的女儿许平君与刘病己贫贱夫妻、故剑情深,两人之子便是汉元帝刘奭。张安世如此做,在当时无可厚非,其本意也是为大哥着想,毕竟皇家的水太深,千万不要轻易涉足,何况大哥本就是刑余之人,命已经很苦了,何必再惹是非?哪知道,此事被大哥无意间透露给了汉宣帝,进而成了张安世余生最大的精神桎梏。当然,在汉昭帝期间,这是张安世一心维护汉昭帝的忠诚表现,也是他顺利封侯的资本。

图片

如今,皇帝的宝座眼看就要归属刘病己,这让张安世如何心安?好在,他以不变应万变,既然群臣属意刘病己,自己也没必要做恶人,好好恪尽臣节即可,只是今后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同样被幸运金蛋砸中的刘病己历经坎坷,自然比他的同龄堂叔睿智多了。他知道自己的皇帝是谁给的,一定不能太嘚瑟,而且自己一向穷在闹市无人问,也没有亲友团需安排,更要一切慢慢来。公元前74年,汉宣帝刘询上台后,首先表彰拥立自己的大臣。张安世作为二号功臣被加封一万零六百户,成为货真价实的万户侯。张安世的三个儿子张千秋、张延寿、张彭祖(张家的三位公子名字都和长寿有关,足见张安世对家族事业赓续的看重)都靠门荫当上了公务员。

图片

后来,汉宣帝还想好好封一下自己的好同学张彭祖,打算让这位无缘嗣爵的张三公子(张千秋死得早,张延寿继承爵位)也有个侯爷的头衔。张安世一听就担心起来,觉得一门二侯,功名太盛,恐会盛极而衰,为了家族长远发展,就坚决反对。哪知道一向喜欢有恩必报、有怨必偿的汉宣帝瞬间想起了旧事,不耐烦地说:“朕是为掖庭令才这么做的,可不是为了你!”言下之意,当初你不肯帮我就罢了,现在凭啥反对我报恩?皇帝的诛心之语说得张安世哑口无言。不过,在儿子兼侄子张彭祖受封阳都侯后,他还是主动自减俸禄。汉宣帝也不跟张安世计较,直接下诏将张安世辞掉的俸䘵另行贮存,经年之后竟然小赚一笔。这样还不够,张安世后来又让张延寿出京做了边远的北地郡守,以此尽量避免荣宠过盛。

图片

张安世自己则更加勤恳地配合霍光做好辅政工作,也为他赢得了较好的口碑。到了公元前68年,霍大将军走完了权臣之路后数月,御史大夫魏相密奏,推举老成持重的张安世出任大将军一职,同时还建议由稳重厚道的张延寿出任宿卫宫廷的光禄勋。彼时,汉宣帝为了对付尾大难掉的霍氏家族,亟需一个老臣压轴,和汉宣帝关系特殊,又资历深厚,还野心不大的张安世自然成为首选。听说皇帝要大用自家父子,心知自己曾开罪过汉宣帝的张安世立马三番五次的请辞。他跪着向汉宣帝哀求:“老臣能力有限,实在挑不起大将军这副重担。请陛下慈悲为怀,让老臣得以终其天年吧!”看到张安世这副模样,汉宣帝不禁失笑:“君而不可,尚谁可也!”最后,张安世以大司马、车骑将军兼领尚书事,终于成为事实上的汉廷首辅。张安世上台后数月,罢除了属于车骑将军的屯兵,改为卫将军,统领长乐未央两宫卫尉,兼管北军。之所以如此安排,汉宣帝其实意在霍家。没过多久,汉宣帝就下旨将霍光之子霍禹由右将军改任大司马,并撤去右将军屯兵,同时,他还将其他掌握兵权的霍氏族人明升暗降。由于有了张安世的撤军前科,霍氏族人也不好违拗,只能拱手交权。公元前66年,不甘就范的霍家铤而走险,一头撞在了汉宣帝早就准备好的铁板上,撞了个粉身碎骨、家破族亡。对于霍家的惨剧,张安世早有预感,可又无可奈何。毕竟,在他眼中,永远只有现任皇帝,没有过往权臣,维护现任皇帝始终是他的立身之本。对于霍家族灭之事,他也十分揪心,更是引以为戒。最让他挠头的还是素来疼爱的孙女张敬亦是霍氏族人的妻子,按律应当伏诛。可是,为了其他张氏族人免遭横祸,张安世尽管身居高位,对孙女却爱莫能助,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图片

由于张安世一连多日茶饭不香、寝食难安,所以形容憔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在陪乘皇帝出门的车上,汉宣帝看了很奇怪,也很怜惜,就问左右侍从,侍从告知后,汉宣帝为了宽慰张安世,就法外施恩赦免了张敬。这让张安世又背上了一个难以偿还的情感包袱,觉得自己好像欠了皇帝一笔永远还不清的账似的。此后,他生怕皇帝会来讨债,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为了避免重蹈父亲和霍氏得志便猖狂引发惨祸的教训,垂垂老矣的张安世开始以智者的方式大隐隐于朝。首先,极力避免给汉宣帝留下结党营私的印象。张安世每次参与大政密商后都向皇帝告假回家休息,当有人告诉他朝廷发布新诏令的消息,他都会做出一副压根不知道的吃惊模样,还派人去丞相府询问详情。张安世此举的目的就是要让朝臣以为他已经没有实权了,不要白费力气巴结他,这样自然也就不会受到结党营私的诘责。不仅如此,每当受过张安世举荐的人上门致谢时,他都会说自己为国举贤是份内之事,要谢得谢皇帝,并且还交代下人以后不允许其再入张家。第二,刻意突出皇帝的圣明。有一位郎官因仕途不顺向张安世报怨,张安世立即严肃批评:“你劳苦功高,皇帝当然清楚,至于升迁与否,全由皇帝做主。作为人臣,怎好自卖自夸?”张安世明面上拒绝为郎官说项,可私下却成功助其升职。张安世这么做就是不想损害自己秉持公心的形象。对此,他的长史曾进言:“将军辅赞明主,却不喜引荐士人,朝中对此颇有非议。”张安世严正回答:“明主在上,群臣贤与不肖自然分明,臣下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够了。”这种把皇帝置于绝对圣明位置的做法,可谓张安世自我保全的大杀器。第三,想方设法宽待属下。张安世在这方面的故事挺多的,如一郎官酒后在宫殿内便溺。神圣的宫殿岂是小便之所?当宫中主事禀报张安世要求治罪郎官时,张安世却假装眼花道:“这是汤水洒在上面了,如此小错岂能治罪?”还有一次,有郎官玷污了官府女奴,女奴哥哥控告郎官,张安世却假装生气道:“郎官都是高门子弟,怎么会做这种事?定是女奴与郎官有隙诬陷。”结果,状没告成,女奴哥哥反受了惩罚。张安世此举是典型的官官相护,不过在当时却是“为尊者隐”的仁义之举,赢得了郎官及其家人的感激。

图片

张安世如此处心积虑地谋求自保,固然是彼时政治斗争残酷的应激反应,也是张安世为人谨厚的个性使然,更是对汉宣帝与其恩怨纠结的主动预防。汉宣帝虽是后世公认的中兴明君,但从小的人生经历让他养成了恩仇必报的性格。作为普通人,这种性格无可厚非;作为皇帝,这种性格往往就会让人战栗了。从前有霍光压着,汉宣帝非常克制,现在张安世厚道谨慎,汉宣帝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汉宣帝曾对张安世坦言:“朕未当皇帝时,掖庭令多次向将军谈到朕,将军却不让他说,真是做得太对了!”这哪里是在表扬啊,分明是夹枪带棒地讥讽自己没眼光。光是口头恶心两句还不够,据说汉宣帝曾对赵充国吐露过要除掉张安世的打算,幸好赵充国是个明白人,立刻表态说张安世是三(四)朝元老,为人低调守规矩,朝野风评极佳,如果皇帝因为私怨杀之,不仅难以服众,还会损害光辉形象,这才让汉宣帝打消了念头。在汉宣帝有色眼镜的注视下,张安世的日子过得能不憋屈吗?公元前62年春,张安世再次以身体欠佳请求病退。汉宣帝照例不准,还说:“朕若准了,天下人都会讥讽朕遗弃老臣,这让朕情何以堪?希望将军注意保养,以尽天年。”听了皇帝的话,已是风烛残年的张安世百转千回,他觉得这是皇帝在怀疑自己泡病号,就不敢再提休养的事了,而是强撑病体处理政务,结果,岁月无情,到了这年秋天,张安世再也没机会陪汉宣帝乘车出巡了,这位麒麟阁第二号功臣就在萧瑟的秋风中病逝了。

图片

汉宣帝对张安世的死同样是心情复杂的,但人死不结仇,他最终还是决定用高规格为张安世治丧,为其在自己的千年吉地杜陵附近赐予墓地,并谥曰“敬”。张安世的后裔英才辈出,将富平侯的爵位传至东汉建武年间,才由光武帝刘秀改封武始侯,再到公元109年,张吉死后无子除爵。从张安世始封到张吉绝后,前后历经九代人,这就是杜陵张氏所谓的“九世封侯”。之所以如此绵长,与张氏的家风也有一定关系,张安世虽贵为万户侯,不仅平时穿着极其简朴,其妻还自己动手纺织,府中上下各有生存技能傍身,从无人敢仗势为非。END